陌贝品牌商城顶部通栏广告招商
当前位置:最新资讯 > 陌贝视角 > “无共识激进”下的工业互联网 企业做战略前不妨先自我审视

“无共识激进”下的工业互联网 企业做战略前不妨先自我审视

2019-03-18 13:42:47分类:陌贝视角

摘要:在中国,智能制造的含义从来不能被广泛确认;工业互联网,与工业互联网平台,这些模棱两可的含义,也很难辨识清楚。然而,各种大会战已经开始了。这是中国一种特有的“无共识激进”的推进方式。

 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推动企业数字化的好手段。它综合了物联网、数据分析和IT的价值,使得机器变得可以空前高效,数据价值也得以绽放。从历史发展来看,工业利用IT技术,进行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升级改造过程,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:打通企业业务流程的内化、实现制造服务一体化的外化阶段,以及为行业赋能的平台外挂阶段。

  最早上路的是企业信息化。内化是企业面向业务连通的内在需求,通过IT连接业务流程。世界上第一个财务系统的出现,正是出现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。随后,各种不同的信息化系统,被广泛应用在企业的各个部门。这期间也产生了大量的孤岛,但信息化基本上是工业化过程中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。在中国,工业化发展程度并不充分,信息化被强行嫁接在工业化上,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“两化融合”。经过十年的培育,两化融合已经广泛应用,深入人心,也形成了自己的管理标准。但这些正待深入的工作,目前看上去它的节奏,正在被席卷而来的工业互联网所打乱。

  外化是企业的价值链围绕着产品,向用户端扩展的过程。它既包括供应链的拓展,也包括制造业走向服务化,实现 “产品服务一体化”。对于复杂产品系统CoPS(Complex Product System),实现高价值服务,往往更为适用。最早创立了这种模式是英国的罗罗发动机。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,这种做法还属于新型秘密武器。这是一种基于远程服务的全新模式,使得GE和普惠发动机非常被动。《最高的战争:波音和空客之战》一书中曾经描述了这一戏剧性的场景。1997年新加坡航空采购波音777飞机的时候,普惠丢失了新航这个铁杆客户,后者执意要采用罗罗发动机——航空公司往往会决定选择何种发动机,而不是飞机制造公司。普惠断定罗罗发动机给出的折扣可能是100%,因为普惠即使提供了85%的折扣也没能拉回新加坡航空。GE同样也在波音787丢失了全日航这样忠心耿耿的重要客户。这种“外化策略”,强化了企业对于IT技术的应用,使得服务价值链大大拉伸。

  而外挂,则是对整个行业的数字化进程,尤其是中小企业,进行广泛的支撑。这需要一种通用性的赋能平台,它需要模块化、标准化和通用性技术。这是对传统项目制的一种巨大挑战,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特征。鲜明的行业鸿沟、企业变化多端的流程,对平台而言,都是捉襟见肘。最重要的是,它的商业逻辑也将发生重大改变。一个工业企业,这次需要作为一个运营商的角色出现。有时候很难理解,一个跨行业的平台,真的能为其他行业的公司带来什么样的价值?一个工程机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,连接上很多的缝纫机,这种价值到底有多大?国内许多卓越的制造公司,正在这条路上乐此不疲。然而,利用大数据分析,捣鼓好自家工厂的机器,却未必能优化别人家的工厂。在不同的工厂,即使同样的机器,会因为工艺、流程的不同,而呈现出不同的结果。平台,很难照顾到这种个性化的变化。

  把内化、外化和外挂,混同一件事来做,是会吃大亏的。其实工业互联网也是一个兼收并蓄的技术选择,企业可以选择性地来做好内化、外化和外挂的三重不同的境界。GE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思路是,GE for GE,GE for Customer,GE for World,也是呈现了三个不同的阶段,基本可以看成是“内化、外化、外挂”。第一和第二个阶段是相对容易掌控的,但对于第三个阶段,每家太热心的公司,都需要多做思考、仔细斟酌。

  本文由陌贝网整理编辑(http://www.mrobay.com/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轴承及电商行业一周简报(2.28-3.7)